搜索
搜索
新闻资讯
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
-
-
螺纹暴跌1000,钢坯跌至3700!重现2015年行情...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吧

螺纹暴跌1000,钢坯跌至3700!重现2015年行情...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吧

  • 分类:新闻动态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7-14
  • 访问量:970

【概要描述】
2022年7月13日,螺纹主力期货跌穿3900元/吨,最低3857元/吨!螺纹主力已经从6月10日最高的4834元/吨,暴跌了近1000元/吨!

7月12日唐山迁安地区普方坯资源出厂含税下调60,报3700元,较上月同期降820元含税。溪云初起日沉阁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

时钟拉回到2015年,7月8日,当时钟定格在15时00分,RB1510以创上市以来新低的每吨1891元的价格封死在了跌停板上。彼时,一国内大型钢厂负责人表示,“螺纹钢都跌到1900元/吨了,以前说白菜价,现在钢材连1元/斤的白菜价都不如。



让我们把思绪拉回到2022年,进入6月份以来,炎炎夏日,钢材市场却异常“寒冷”,下游需求进入了极度低迷状态,钢铁业的寒冬似乎还看不到尽头,钢价也就像决堤的水库一样,狂泄不止,因此“泄洪”的场面也令中国钢铁业感觉正常。不过,严重的可能还在后头,随着经济增速持续回落,房地产等下游需求可能降至“冰点”,逾11亿吨产能和偌大的库存几乎压垮整个行业,跌跌不休的市场现实令不少钢企正面临严重亏损与出局的尴尬。伴随着行情的持续低迷,钢铁业似乎难逃这样的事实:在当前供需矛盾失衡的局面下,为了现金流,不少钢厂减产检修依然犹豫,尤其是国内主要钢铁企业集中地河北、江苏地区的钢厂高炉开工率依然维持在高位。

高产量下的隐患

一位钢铁交易行业从业者表示,这段时间的钢价下滑,是因为本身就是行业的淡季,此前受南方梅雨季节影响开工和运输,加上原料价格也在下降,导致钢价下降。只是,钢价的降速比原料降速更快。短期价格下跌可能受季节影响,但钢企喊着“活下去”的年份,降价原因要从更长远来看。1949年到1996年,中国钢产量由15.8万吨突破至1亿吨,从缺钢少铁转变为全球第一产钢国。

2020年,钢铁央企中国宝武钢铁集团年炼钢产量突破1亿吨,成为中国首家实现亿吨年产量的钢铁集团,也是全球钢企粗钢产量之冠。这家钢铁龙头企业的年产量,相当于24年前的全国产量。

今非昔比的变化下,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建院五十周年大会数据,中国年产钢量已破10亿吨,连续26年钢产量世界第一。但这26年并非一路都是高歌猛进,在第20个年头,钢铁行业进行供给侧改革。2016年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》,要求在近年淘汰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,从2016年开始,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至1.5亿吨。从那时起,飞速增长的行业被按下换挡键。

淘汰落后产能,给行业带来了一段时间的好消息。前述钢铁交易行业从业者的感受是,2019年之前的钢铁行业日子“还挺好”,供给侧改革去掉了一些产能,“钢价上去了,利润也可以。”

新格局下的转变

价格受供求关系影响,是最基本的市场逻辑。钢企订单,源于基础设施建设、地产、航空航天和轻工业。按型材和板材分类,螺纹钢为代表的型材,包括工字钢、槽钢供给基建;板材应用在装备系统上,比如造锅碗瓢盆、家电、汽车、造船、造坦克、造大炮、造航母等。

曾经对钢材有着大量需求的基建中,最具代表性的高铁建设,在2021年踩下刹车,开始变档。

2021年3月29日,国务院转发了由国家发改委、交通运输部等四部门发布的《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。《意见》开篇提出,在铁路规划建设工作中,一些地方存在片面追求高标准、重高速轻普速、重投入轻产出等情况,铁路企业也面临经营压力较大、债务负担较重等问题。展望至2035年,《意见》指出,要使铁路网络布局结构更加优化完善,铁路债务规模和负债水平处于合理区间。

《意见》发布后,国家发改委接连发布三篇专家解读,其中的《严控风险,把牢新时期铁路规划建设的定盘星》一文中,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王杨堃提出,“铁路经历大规模网络化建设后,发展目标由追求规模速度向追求质量效益转变的客观要求。”

过去十多年,是中国铁路的高峰投资周期,2014年后的年投资基本稳定在8000亿左右。“十四五”时期,这种投资速度可能会改变。

高铁建设的变档,也是中国基础设施建设变化的缩影。2018年12月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新定义了基础设施建设,把5G、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定义为“新型基础设施建设”。和过去的基础设施建设相比,所谓“新基建”的数字化属性更明显,这意味着中国经济的新发展阶段,也意味着钢铁行业最大订单来源的转变。

低需求下的行情

近日,中钢协发文呼吁,钢企当前不仅要关注钢铁需求总量的变化,更要关注新材料、新基建、新领域、新业态等钢铁消费结构的新变化。

对于2022年以来钢铁市场的运行情况,中钢协认为,受疫情等因素影响,钢材市场呈现“供给减量、需求偏弱、库存上升、价格下跌、成本上涨、收入减少、利润下滑”的运行态势。钢铁企业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改革发展工作,努力克服供应链物流不畅、原燃料价格大幅上涨等困难,积极适应市场变化,加强产供销组织协调。

伴随着周末钢坯和这几天钢价的大跌,使得本周钢材价格跌破4000元/吨的概率大增,时隔一年零八个月,我们或许将再次见到“3字头”的钢材价格了,但是否再次进入类似2011-2015年之间的熊市,现在还无法做出准确预判。

本周除青藏高原和东北地区以外,我国大部分地区将迎来37-39℃的高温天气,按钢材市场内行人的说法,7月16日三伏天的初伏才是每年夏天钢材市场真正淡季的来临之日,有大批建筑工地以及制造业工厂放高温假,钢材需求进一步缩减也是无法避免的现实问题。

本周还有一件大事对钢材市场会产生影响,美国总统拜登将在2022年7月15日至16日两天内对沙特阿拉伯进行正式访问。尽管拜登否认访问主要是为了让沙特增加石油产量,但其他美国官员承认石油问题是一个重要因素。能源尤其是原油是导致今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的领头羊,也可以说是全球性通货膨胀的“元凶”。化工产品、有色金属以及黑色金属的价格涨跌均紧密跟随着原油价格的涨跌。上周一,原油价格大跌就导致了全球性大宗商品的暴跌。我们猜想,如果拜登说服沙特以及中东国家增产石油,原油价格会不会再次下跌,就像高盛所预测的那样跌到90美元,那么,铁矿石和焦炭价格肯定也会下跌,届时,即使钢材价格跌破4000元/吨,钢厂是不是也不会亏本了?

 

螺纹暴跌1000,钢坯跌至3700!重现2015年行情...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吧

【概要描述】
2022年7月13日,螺纹主力期货跌穿3900元/吨,最低3857元/吨!螺纹主力已经从6月10日最高的4834元/吨,暴跌了近1000元/吨!

7月12日唐山迁安地区普方坯资源出厂含税下调60,报3700元,较上月同期降820元含税。溪云初起日沉阁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

时钟拉回到2015年,7月8日,当时钟定格在15时00分,RB1510以创上市以来新低的每吨1891元的价格封死在了跌停板上。彼时,一国内大型钢厂负责人表示,“螺纹钢都跌到1900元/吨了,以前说白菜价,现在钢材连1元/斤的白菜价都不如。



让我们把思绪拉回到2022年,进入6月份以来,炎炎夏日,钢材市场却异常“寒冷”,下游需求进入了极度低迷状态,钢铁业的寒冬似乎还看不到尽头,钢价也就像决堤的水库一样,狂泄不止,因此“泄洪”的场面也令中国钢铁业感觉正常。不过,严重的可能还在后头,随着经济增速持续回落,房地产等下游需求可能降至“冰点”,逾11亿吨产能和偌大的库存几乎压垮整个行业,跌跌不休的市场现实令不少钢企正面临严重亏损与出局的尴尬。伴随着行情的持续低迷,钢铁业似乎难逃这样的事实:在当前供需矛盾失衡的局面下,为了现金流,不少钢厂减产检修依然犹豫,尤其是国内主要钢铁企业集中地河北、江苏地区的钢厂高炉开工率依然维持在高位。

高产量下的隐患

一位钢铁交易行业从业者表示,这段时间的钢价下滑,是因为本身就是行业的淡季,此前受南方梅雨季节影响开工和运输,加上原料价格也在下降,导致钢价下降。只是,钢价的降速比原料降速更快。短期价格下跌可能受季节影响,但钢企喊着“活下去”的年份,降价原因要从更长远来看。1949年到1996年,中国钢产量由15.8万吨突破至1亿吨,从缺钢少铁转变为全球第一产钢国。

2020年,钢铁央企中国宝武钢铁集团年炼钢产量突破1亿吨,成为中国首家实现亿吨年产量的钢铁集团,也是全球钢企粗钢产量之冠。这家钢铁龙头企业的年产量,相当于24年前的全国产量。

今非昔比的变化下,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建院五十周年大会数据,中国年产钢量已破10亿吨,连续26年钢产量世界第一。但这26年并非一路都是高歌猛进,在第20个年头,钢铁行业进行供给侧改革。2016年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》,要求在近年淘汰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,从2016年开始,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至1.5亿吨。从那时起,飞速增长的行业被按下换挡键。

淘汰落后产能,给行业带来了一段时间的好消息。前述钢铁交易行业从业者的感受是,2019年之前的钢铁行业日子“还挺好”,供给侧改革去掉了一些产能,“钢价上去了,利润也可以。”

新格局下的转变

价格受供求关系影响,是最基本的市场逻辑。钢企订单,源于基础设施建设、地产、航空航天和轻工业。按型材和板材分类,螺纹钢为代表的型材,包括工字钢、槽钢供给基建;板材应用在装备系统上,比如造锅碗瓢盆、家电、汽车、造船、造坦克、造大炮、造航母等。

曾经对钢材有着大量需求的基建中,最具代表性的高铁建设,在2021年踩下刹车,开始变档。

2021年3月29日,国务院转发了由国家发改委、交通运输部等四部门发布的《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。《意见》开篇提出,在铁路规划建设工作中,一些地方存在片面追求高标准、重高速轻普速、重投入轻产出等情况,铁路企业也面临经营压力较大、债务负担较重等问题。展望至2035年,《意见》指出,要使铁路网络布局结构更加优化完善,铁路债务规模和负债水平处于合理区间。

《意见》发布后,国家发改委接连发布三篇专家解读,其中的《严控风险,把牢新时期铁路规划建设的定盘星》一文中,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王杨堃提出,“铁路经历大规模网络化建设后,发展目标由追求规模速度向追求质量效益转变的客观要求。”

过去十多年,是中国铁路的高峰投资周期,2014年后的年投资基本稳定在8000亿左右。“十四五”时期,这种投资速度可能会改变。

高铁建设的变档,也是中国基础设施建设变化的缩影。2018年12月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新定义了基础设施建设,把5G、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定义为“新型基础设施建设”。和过去的基础设施建设相比,所谓“新基建”的数字化属性更明显,这意味着中国经济的新发展阶段,也意味着钢铁行业最大订单来源的转变。

低需求下的行情

近日,中钢协发文呼吁,钢企当前不仅要关注钢铁需求总量的变化,更要关注新材料、新基建、新领域、新业态等钢铁消费结构的新变化。

对于2022年以来钢铁市场的运行情况,中钢协认为,受疫情等因素影响,钢材市场呈现“供给减量、需求偏弱、库存上升、价格下跌、成本上涨、收入减少、利润下滑”的运行态势。钢铁企业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改革发展工作,努力克服供应链物流不畅、原燃料价格大幅上涨等困难,积极适应市场变化,加强产供销组织协调。

伴随着周末钢坯和这几天钢价的大跌,使得本周钢材价格跌破4000元/吨的概率大增,时隔一年零八个月,我们或许将再次见到“3字头”的钢材价格了,但是否再次进入类似2011-2015年之间的熊市,现在还无法做出准确预判。

本周除青藏高原和东北地区以外,我国大部分地区将迎来37-39℃的高温天气,按钢材市场内行人的说法,7月16日三伏天的初伏才是每年夏天钢材市场真正淡季的来临之日,有大批建筑工地以及制造业工厂放高温假,钢材需求进一步缩减也是无法避免的现实问题。

本周还有一件大事对钢材市场会产生影响,美国总统拜登将在2022年7月15日至16日两天内对沙特阿拉伯进行正式访问。尽管拜登否认访问主要是为了让沙特增加石油产量,但其他美国官员承认石油问题是一个重要因素。能源尤其是原油是导致今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的领头羊,也可以说是全球性通货膨胀的“元凶”。化工产品、有色金属以及黑色金属的价格涨跌均紧密跟随着原油价格的涨跌。上周一,原油价格大跌就导致了全球性大宗商品的暴跌。我们猜想,如果拜登说服沙特以及中东国家增产石油,原油价格会不会再次下跌,就像高盛所预测的那样跌到90美元,那么,铁矿石和焦炭价格肯定也会下跌,届时,即使钢材价格跌破4000元/吨,钢厂是不是也不会亏本了?

 

  • 分类:新闻动态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7-14
  • 访问量:970
详情

2022年7月13日,螺纹主力期货跌穿3900元/吨,最低3857元/吨!螺纹主力已经从6月10日最高的4834元/吨,暴跌了近1000元/吨!

7月12日唐山迁安地区普方坯资源出厂含税下调60,报3700元,较上月同期降820元含税。溪云初起日沉阁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时钟拉回到2015年,7月8日,当时钟定格在15时00分,RB1510以创上市以来新低的每吨1891元的价格封死在了跌停板上。彼时,一国内大型钢厂负责人表示,“螺纹钢都跌到1900元/吨了,以前说白菜价,现在钢材连1元/斤的白菜价都不如。

让我们把思绪拉回到2022年,进入6月份以来,炎炎夏日,钢材市场却异常“寒冷”,下游需求进入了极度低迷状态,钢铁业的寒冬似乎还看不到尽头,钢价也就像决堤的水库一样,狂泄不止,因此“泄洪”的场面也令中国钢铁业感觉正常。不过,严重的可能还在后头,随着经济增速持续回落,房地产等下游需求可能降至“冰点”,逾11亿吨产能和偌大的库存几乎压垮整个行业,跌跌不休的市场现实令不少钢企正面临严重亏损与出局的尴尬。伴随着行情的持续低迷,钢铁业似乎难逃这样的事实:在当前供需矛盾失衡的局面下,为了现金流,不少钢厂减产检修依然犹豫,尤其是国内主要钢铁企业集中地河北、江苏地区的钢厂高炉开工率依然维持在高位。
高产量下的隐患
一位钢铁交易行业从业者表示,这段时间的钢价下滑,是因为本身就是行业的淡季,此前受南方梅雨季节影响开工和运输,加上原料价格也在下降,导致钢价下降。只是,钢价的降速比原料降速更快。短期价格下跌可能受季节影响,但钢企喊着“活下去”的年份,降价原因要从更长远来看。1949年到1996年,中国钢产量由15.8万吨突破至1亿吨,从缺钢少铁转变为全球第一产钢国。
2020年,钢铁央企中国宝武钢铁集团年炼钢产量突破1亿吨,成为中国首家实现亿吨年产量的钢铁集团,也是全球钢企粗钢产量之冠。这家钢铁龙头企业的年产量,相当于24年前的全国产量。
今非昔比的变化下,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建院五十周年大会数据,中国年产钢量已破10亿吨,连续26年钢产量世界第一。但这26年并非一路都是高歌猛进,在第20个年头,钢铁行业进行供给侧改革。2016年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》,要求在近年淘汰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,从2016年开始,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至1.5亿吨。从那时起,飞速增长的行业被按下换挡键。
淘汰落后产能,给行业带来了一段时间的好消息。前述钢铁交易行业从业者的感受是,2019年之前的钢铁行业日子“还挺好”,供给侧改革去掉了一些产能,“钢价上去了,利润也可以。”
新格局下的转变
价格受供求关系影响,是最基本的市场逻辑。钢企订单,源于基础设施建设、地产、航空航天和轻工业。按型材和板材分类,螺纹钢为代表的型材,包括工字钢、槽钢供给基建;板材应用在装备系统上,比如造锅碗瓢盆、家电、汽车、造船、造坦克、造大炮、造航母等。
曾经对钢材有着大量需求的基建中,最具代表性的高铁建设,在2021年踩下刹车,开始变档。
2021年3月29日,国务院转发了由国家发改委、交通运输部等四部门发布的《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。《意见》开篇提出,在铁路规划建设工作中,一些地方存在片面追求高标准、重高速轻普速、重投入轻产出等情况,铁路企业也面临经营压力较大、债务负担较重等问题。展望至2035年,《意见》指出,要使铁路网络布局结构更加优化完善,铁路债务规模和负债水平处于合理区间。
《意见》发布后,国家发改委接连发布三篇专家解读,其中的《严控风险,把牢新时期铁路规划建设的定盘星》一文中,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王杨堃提出,“铁路经历大规模网络化建设后,发展目标由追求规模速度向追求质量效益转变的客观要求。”
过去十多年,是中国铁路的高峰投资周期,2014年后的年投资基本稳定在8000亿左右。“十四五”时期,这种投资速度可能会改变。
高铁建设的变档,也是中国基础设施建设变化的缩影。2018年12月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新定义了基础设施建设,把5G、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定义为“新型基础设施建设”。和过去的基础设施建设相比,所谓“新基建”的数字化属性更明显,这意味着中国经济的新发展阶段,也意味着钢铁行业最大订单来源的转变。
低需求下的行情
近日,中钢协发文呼吁,钢企当前不仅要关注钢铁需求总量的变化,更要关注新材料、新基建、新领域、新业态等钢铁消费结构的新变化。
对于2022年以来钢铁市场的运行情况,中钢协认为,受疫情等因素影响,钢材市场呈现“供给减量、需求偏弱、库存上升、价格下跌、成本上涨、收入减少、利润下滑”的运行态势。钢铁企业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改革发展工作,努力克服供应链物流不畅、原燃料价格大幅上涨等困难,积极适应市场变化,加强产供销组织协调。
伴随着周末钢坯和这几天钢价的大跌,使得本周钢材价格跌破4000元/吨的概率大增,时隔一年零八个月,我们或许将再次见到“3字头”的钢材价格了,但是否再次进入类似2011-2015年之间的熊市,现在还无法做出准确预判。
本周除青藏高原和东北地区以外,我国大部分地区将迎来37-39℃的高温天气,按钢材市场内行人的说法,7月16日三伏天的初伏才是每年夏天钢材市场真正淡季的来临之日,有大批建筑工地以及制造业工厂放高温假,钢材需求进一步缩减也是无法避免的现实问题。
本周还有一件大事对钢材市场会产生影响,美国总统拜登将在2022年7月15日至16日两天内对沙特阿拉伯进行正式访问。尽管拜登否认访问主要是为了让沙特增加石油产量,但其他美国官员承认石油问题是一个重要因素。能源尤其是原油是导致今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的领头羊,也可以说是全球性通货膨胀的“元凶”。化工产品、有色金属以及黑色金属的价格涨跌均紧密跟随着原油价格的涨跌。上周一,原油价格大跌就导致了全球性大宗商品的暴跌。我们猜想,如果拜登说服沙特以及中东国家增产石油,原油价格会不会再次下跌,就像高盛所预测的那样跌到90美元,那么,铁矿石和焦炭价格肯定也会下跌,届时,即使钢材价格跌破4000元/吨,钢厂是不是也不会亏本了?

 

关键词: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推荐新闻
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
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。

郑州奥龙物资有限公司

电话: 

版权所有©2021 郑州奥龙物资有限公司       豫ICP备07004957号    本网站已支持Ipv6     营业执照    奥龙物资.网址